我估计,面前摊开一张白纸。

详细介绍
  我有一个女粉丝,每次我出书,搞新书沙龙的时分,她都来参与,送一束花或许送一瓶酒以示恭喜,我很是谢谢。近期我又出了一本新书,她大老远地仍是来了,抱着她的宠物狗,给我送上一盒茶叶。我们攀谈了几句,我告诉她,我换了新工作,还不太习惯。她抚摸着她的小狗,对我说:“你别太介怀工作上的事,真实不行,你有那么多粉丝,每人每个月出10块钱,养着你在家写小说就行了。”
 
 
豁达地估计一下,我大概有100个粉丝,这儿边甘愿每月出10块钱的,我估计能有30个到40个,这点儿钱明显不够花的,除非她们甘愿出100块。但我了解这位女粉丝的商业模式,她说的便是众筹。kickstart,这个词原是开摩托车一脚踹开支架的意思,后来演变成“开干”,便是要干一个事,但缺钱,就把自己的方案放到网上,我们对这个方案感兴趣,就会出份子钱,帮你把这事儿完成了。除了筹钱以外,众筹还有宣传和呼唤的意味。我知道有一家创业公司,要做一个30美元的电脑盒子,安卓系统,接上闪现器,就可以工作和文娱,他们在kickstarter网站上搞众筹,20天的时间就筹到了100万美元。这是一个不错的效果,kickstarter上那些项目的成功率是37.29%,逾越100万美元的项目,成功率就降到了0.05%,听说只成功了110多个。那家创业公司并不缺钱,搞这个众筹是查验自己这个主见。那些极客们也甘愿掏30美元给你,看看你的产品做出来终究怎样。
 
 
我认为众筹都是盘绕科技产品翻开,却不料我们这儿办杂志也可以众筹,没钱买飞机票去看男友也可以众筹,只需你讲出好听的理由。如此说来,我在街边还见过扮装的女学生搞众筹,坐在马路牙子上,面前摊开一张白纸,写自己流离失所,要我们资助一点儿饭钱和路费。
 
 
我近期收到一个聘请,要我参与一个“文艺发明继续众筹社区”,该社区供应一种继续资助的路径,让发明者从资金到听众/读者/观众哪里取得直接的长时间的经济支持,我们在那里发布作品,粉丝给你钱。美其名曰为“让发明永不止息”。我认为,作品完成了,要读者打赏或许付费阅读,是很正常的,但假设还没有作品,就让人资助你写小说搞发明,就有点儿不太正常。
 
这世上大多数作家都无法靠写作养活自己,他们必需求干一份工作。两年前的一份查询闪现,英国依托写作为生的作家数量急剧下降,一般工作作家的收入现已不足以在英国保持基本生活。2013年工作作家的收入中位数仅为11000英镑,对比2005年时的12330英镑(根据通胀调整后为15450英镑)下滑了29%。这么的收入远达不到朗特利基金会断定的最低生活标准(16850英镑)。而全部作家的平均收入则更少:2013年仅为4000英镑,从2000年的8810英镑、2005年的5012英镑一路下滑。这项查询触及2500个作家,效果发现,2013年仅有11.5%的专业作家——大多数时间致力于写作——将写作作为仅有的收入来历。而在2005年,这个数字是40%。也便是说,大多数作家都要干一份工作养活自己,不论是在大学教学仍是去当出租车司机。不过,有一个文学理论家指出,干一份工作有助于作家的发明,待在家里干写,是写不出啥好东西来的。
 
我知道一个文艺青年,他翻译了好几本小说,自己也写小说。他的工作是在taobao上卖胸罩,每个胸罩也就三十多块,家里当仓库,堆满了各式胸罩。他运用他的外国文学知识,在微博上给他的胸罩做广告——
 
法理什塔在《撒旦诗篇》的最初,从飞机上掉下来的时分唱着:“落到乳房似的地球上”。《马戏团之夜》里,圣保罗大教堂的穹顶被描绘成一只孑立的乳房。《面包匠的狂欢节》里,镇民拆掉了方形的教堂,并发明了一个像乳房一样的圆形教堂。到我的taobao店看看吧,高矮胖瘦,总有一款适合你。
 
我觉得这么做一份自给自足的工作贴补家用,再极力去发明,才是正路。而希望搞众筹让粉丝养活,是傍门。当然,有艺术家指出,艺术被本钱包养是非常正常的。我知道,大剧团大音乐团都被包养。我甚至认为,潜在的未成功的艺术家也应当得到上天的眷顾,但考虑到文艺工作者的虚荣心和自尊心,我方案反其道而行之,组织一个有钱女性富豪爱文艺联盟,让他们领养有才调的文艺青年。
 
更多产品